21世紀經濟報道 錢鋒 北京報道
  9月24日,劉鐵男涉嫌受賄案在河北省廊坊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依法公開審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日從瞭解案件證據材料的人士處獲悉,外界關註的能源局涉嫌犯罪事項,之前被舉報的與倪日濤公司的利益往來,檢方材料中均沒有涉及。
  檢方指控針對 2002年2012年,劉鐵男任國家計委產業發展司司長、工業司司長、國家發改委副主任等職務時的非法行為。
  在法庭上和其他場合,劉鐵男說,痛恨自己收受南山集團的4萬塊錢,以及通過秘書聯繫邱建林為其裝修國管局分配副部級住房兩事。
  至於劉鐵男其他5項罪名,均與其子劉德成相關。
  就上述爭議,劉鐵男的辯護律師仁人德賽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法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說:“劉鐵男案有特殊性,他不是拿權利換錢的人,而是因為他兒子,相當於事後被動默認,他的初衷只是想讓他們帶孩子做生意。這幾個人都是和他有交往的朋友。”
  2013年春節之前,劉德成被限制自由,先於劉鐵男開始接受調查。21世紀經濟報道瞭解到,劉德成還涉及其他問題。
  “對舉報曾底氣足”?
  劉鐵男因舉報而落馬,舉報內容包括與商人倪日濤結成官商同盟,劉鐵男之子在後者公司持股並擔任董事,三個匯豐銀行賬號多次收到公司巨額匯款;有作風問題等等。然而此次檢方指控並不涉及上述舉報事項。
  上述知情人認為,檢方材料中並沒有倪日濤相關事項。劉鐵男在被調查後,曾說過:當初送劉德成去加拿大留學,因為股東身份簽證方便,所以做了倪公司“掛名股東”,實際並示真正持股,回國後這股東就退掉了。“既沒出資,也沒分紅,沒有投入也無產出。也沒收受倪日濤公司巨款。”
  因此,當時被網上舉報後底氣足,劉曾感覺自己沒事。上述所言是否屬實,記者並未直接從紀檢和檢察機關辦案人員處得到核實。
  在卸任前的3個月,劉鐵男審批了50個項目,因而被廣為質疑在能源局有無犯案,然而,此次檢方指控並無能源局事項。
  “與劉鐵男能掛上邊的犯罪行為,都已在檢方起訴書里了。他在能源局並沒有犯案。我和他多次聊過,他不是拿項目換錢的人。劉鐵男犯案多數是因為兒子,和那些以手中權利換錢的貪官是有區別的。”李法寶說,“在被控制前,劉鐵男一直認為兒子做生意是合理合法,網上舉報的事他自己知道沒事。”
  上述知情人也透露,劉鐵南也有情人等其他違紀行為,但並不構成犯罪。當庭指控的幾項罪名中,只有兩項是個人受賄,其他五項均與其子相關。
  檢方指控的第一項罪名是南山集團新型鋁合金項目通過國家計委備案及4萬元禮金。
  李法寶說,因為案件與與劉會見多次。“4萬塊錢,他自己感覺是違法的事。整個案子中,他最痛恨自己的是這4萬塊錢。很多給他送錢的,巨額的也不少,但他都沒收。4萬元像過年的禮金似的,其實與項目並無關係。但是作為一個高級幹部,無論多少,無論怎樣,都不該收。”
  劉鐵男另一項個人直接犯罪事項,是讓秘書聯繫邱建林裝修併購買傢具之事。2011年國管局按副部級給他分了一套房子,也就是涉案裝修的房子。之前劉鐵男從未享受過副部級待遇,一直住著國家計委的房子,自己裝修的,瓷磚都翹起來了。
  庭上,公訴人曾出示邱建林的證詞:“11年上半年劉鐵男秘書王勇問邱建林有沒有合適的裝修隊,說領導分了一套房子,安排他來處理裝修的事,希望能推薦一個熟悉的裝修公司。房屋裝修完後,劉鐵男及其家人沒有結賬。”邱供認主要是想和劉鐵男搞好關係,以後找他辦事方便。劉鐵男對公訴人出示的證言及證據沒有異議,但劉鐵男曾供述稱裝修後曾要求秘書把賬結了,開個發票,因為作為部級領導,裝修房子可以報一定額度的賬。但秘書並沒照做,秘書以為裝修公司是邱建林的,心想邱好意思跟你結賬嗎?劉鐵男也沒堅持住。公訴人當庭出示的證據顯示:劉鐵男在房屋裝修完工之後並沒有支付費用,但索要了裝修發票。
  據瞭解,紀檢機關查過劉鐵男的資產,只有這兩套房。涉案別墅是劉德成給岳父買的。
  “帶孩子做生意”?
  劉德成生於1985年,現年29周歲。劉鐵男其他五項被指控罪名,均源自劉德成。
  接近劉家的人透露,劉鐵男一直對兒子有愧疚感,因為經常加班,平時很少管兒子,都是老婆管。有次兒子得了肺炎,曾有生命危險,事後他才知道。
  劉鐵男在兒子從國外讀書回來後,劉鐵男最開始想讓他到國企去,學學經驗,於是先讓他到廣汽香港分公司,每天吃盒飯,兒子覺得很苦。
  於是劉鐵男就讓兒子回北京發展,為給兒子“繫上一個繩”,他介紹朋友帶兒子做生意。也曾叮囑“千萬要依法合規,別惹麻煩,別出事就行了”。
  李法寶在法庭上也為劉鐵男辯護說,與兒子相關的5項罪名,儘管檢方指認劉鐵男知情,但他相當於事後被動默認,劉鐵男幾個罪名涉及的都是他有交往時間的朋友,兒子和企業向他提供了虛假信息。劉鐵男在法庭上供述稱他的初衷只是想讓他們帶孩子做生意。如果他想讓兒子掙錢,是有很多機會的,不會像這樣做。
  相關材料顯示,劉鐵男在單位嚴肅,朋友少,去美、加訪問時認識了隨團的孫永根,感覺對脾氣。孫也曾請在加拿大留學的劉德成吃飯。回國後,孫拜訪劉鐵男。劉德成回國後,他便讓孫帶一帶兒子,於是孫就和劉德成合伙開了其回國後第一個公司。
  劉德成向檢方和法庭提供的證言是:“劉鐵男知道這輛車,因為我父親那時候還沒有配專車,有時候還得坐這輛車出去辦事。”
  公訴人當庭表示,“關於該車歸屬問題,特別是孫永根的證言,車就是給劉德成買的,與公司沒有關係,買車就是為了表示對劉鐵男的感謝。劉鐵男在明知開辦公司已退股,車與開辦公司無關的情況下,仍然默認劉德成收受車輛,從05年9月直到案發被查扣,一直被劉德成占有使用。”
  李法寶的辯護意見是,劉鐵男沒有收受天籟轎車的主觀故意,客觀上沒有為孫永根謀取利益的行為,不構成受賄罪。
  按案發時間順序,接下來是檢方指控劉鐵男通過廣州汽車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陸志鋒接受張愛彬請托打招呼要4S店指標,劉德成獲得股權並最後被1000萬回購的事。劉鐵男庭審時辯稱,給張房有打電話要指標是為兒子要的。廣汽二把手陸志鋒向劉鐵男出主意說:現在賣車挺火的,跟你兒子搞個店啊?一個店才1000萬,可以找他朋友借。劉鐵男於是找了廣汽一把手,說“你們二把手給我出了個主意(開4S店),可以的話,別給你添麻煩也別給我添麻煩。”
  2005年10月,劉德成和張愛彬開辦廣汽豐田4s店。劉德成拿了30%乾股,後來張愛彬以1000萬回購。
  在法庭上劉鐵男表示自己沒見過張愛彬,也不知道是張愛彬要指標,當時的想法是給兒子拿一個指標。辯護人在庭上也表示,檢方指控張愛彬行賄,不符合事實;即使算受賄,也只是受賄了一個4S店指標,後來1000萬是4S店經營兩年後的分紅轉讓款。
  公訴人認為,“此舉受賄數額應當以劉德成最終得款一千萬元認定,行賄人為張愛彬。因為劉鐵男明知劉德成在4S沒有出資,沒有參與經營。張愛彬在證言中提到,既然劉鐵男能幫他兒子拿到指標,給他們父子一部分利益也是應該的。在劉鐵男向張房有提出要指標時,也明確告訴張房有,陸志峰介紹了一個4S店老闆和劉德成合作經營,這一點劉鐵男、張房有、劉德成均能證實。1000萬元為劉德成退出4S店時,劉德成、張房有協商好的數額。4S店具體合作的方式,就是劉德成獲利的方式,是張愛彬得到4S店支付的好處費。”
  而氧化鋁購銷差價750萬元一項。當時宋作文企業氧化鋁粉不夠用,市場上買不到,就找劉鐵男。中鋁的價格本來就比市場價便宜,但是中鋁供給南山集團的額度不夠用。劉鐵男給中鋁老總電話:“這個企業我去考察過,在山東當地很有影響。你幫著給解決下。” 中鋁安排下屬企業山東鋁業給南山發貨,批了3萬噸。2006年8月,宋作文將上述氧化鋁購銷差價中的人民幣750萬元匯入劉德成控制的北京金華實科貿有限公司賬戶。一開始,劉德成對劉鐵男說宋要給好處費,劉鐵男還說你不能要這筆錢,因為當時雲南李嘉誠案就是批條子,子女拿差價。劉德成說不是用直接給錢的方式,是開公司,做生意,註冊資本。劉鐵男犯案後,曾說後悔當時沒盯著這事,沒盯著兒子。
  劉鐵男與邱建林關係也頗為熟絡,化纖行業那兩年不錯,將邱建林介紹給劉德成是希望邱建林帶著他兒子學做生意,結果沒想到邱沒帶他兒子做生意,反而弄了個虛假貿易。法庭上劉鐵男說直到拿到起訴書才知道是虛假貿易,稱邱還曾對他彙報說:“最近你兒子做貿易賺了不少錢。”但是劉德成“做生意”本金是邱出的。李法寶在庭上的辯護意見是:“炒股賺來的金額夠不上受賄,通過虛假貿易已經把錢已送給劉德成,炒股增值的部分不應該認定為邱向劉鐵男輸送利益的方式。”
  後來經劉德成同意,邱建林將賣出股票變現的人民幣1500萬元借給他人開發房地產項目,結果房地產公司虧了,劉德成當時表示:“你只把1500萬本錢給我好了。”最終邱只給了劉德成1500本金,沒給說好的利潤。劉德成用此筆款項購買保時捷轎車和北京御湯山的別墅一套。
  2003年至2011年,劉鐵男為廣汽集團廣汽豐田整車及發動機等項目通過國家發改委核准審批提供了幫助。應劉鐵男的要求,2007年6月至2012年12月,廣汽集團董事張房有將劉德成安排在廣汽集團下屬的廣州駿威企業發展有限公司工作,並專為其設立廣州駿威企業發展有限公司駐北京代表一職。在此期間,劉德成未實際到崗上班,掛名領取薪金共計人民幣121.3060萬元。劉鐵男對此知情。
  劉鐵男在法庭上陳述,他的本意是讓他兒子好好工作,鍛煉鍛煉,接觸面多一點,並沒讓他掛名領薪。劉鐵男還曾花一個星期時間,寫了份汽車業的報告,讓兒子交給廣汽當作工作成績,證明自己好好工作了。作為父親,劉鐵男對兒子成長也算用心良苦。
  劉鐵男說他的初衷是因為兒子喜歡汽車,所以希望他能學點什麼。在掛名廣汽駐京代表期間,劉德成也與人合伙開過公司(4S店)。劉德成稱自己在廣汽領導來京時曾接待,律師在法庭上認為這也是駐京辦一項工作職能,但是檢方意見認為,劉德成是為4S店的生意接待廣汽領導。
  公訴人當庭出示證據,證明駐京代表一職是為迎合劉鐵男為把兒子調回北京專門設立的,劉鐵男被關押後,這一職位就沒有再招人。設這一職位就是為瞭解決劉德成中層待遇找一個形式上的依據,使工資發放有據可依。
  李法寶透露,劉鐵男在看守所期間,中國和俄羅斯簽油氣合同,他便想提一些建議。劉鐵男,曾代表中國參加過很多談判。
創作者介紹

汽車貸款

ul74ulpk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