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報評論員 付小為
  稱謂問題,本質上是整個社會名實關係尚未完全確定,但具體到不同的領域,又有不同的表現。
  官場上直呼“老闆”、“老大”的現象已經有好些年。如果說最開始這麼稱喚,只是暫時填補舊稱謂的“空白”,那麼到了今天,長期使用下來,官場內部也就習慣了,漸漸地,聽的人覺得開心、舒服,叫的人朗朗上口,覺察不出什麼問題。可跳出官場來看,這些稱呼有沒有問題呢,普通人會不會聽著反感?答案一目瞭然。
  在古代,有種“當官做老爺”的說法。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做了官就在民之上,大權在握、享受富貴,無異於做“老爺”。但在封建時代,“老爺”其實又是名正言順的說法。這種高高在上的稱謂,反映了禮制等級秩序下的身份,官員身份天然高於百姓,人人也覺得合理,“青天大老爺”甚至是一種美稱。儘管“老爺”的說法已經不合今天的價值取向,但放在那樣一個封建專制的背景下,它是名實相副的,合乎當時的政治秩序,被全社會認可和接受的。
  今天,“官老爺”是叫不得了。現代權力制度規範和現代政治的內在要求下,當官是人民公僕,以前我們喊同志,西方喊先生、閣下、首長,無論多麼尊敬有加,也是平等的叫法。孔子說“必也正乎名也”,因為名稱往往對應著一種秩序、規範,現代政治自然就有現代的稱謂。今天一些地方“老闆”、“老大”的稱謂開始流行,錶面上是往“官老爺”的說法倒退,其實是隱含了一種政治脫序的現象——他們之間是上下級關係、同志關係還是江湖關係呢?這所隱喻的,又是權力結構關係的灰色化傾向,比“官老爺”更敗壞。
  另一方面,“老闆”、“老大”進入官場本身,也不是為了確切的界定行政系統內部關係。會出現這些稱謂,是原有稱謂逐漸淡化後,找不到對稱、替代的叫法,於是向其他行業、領域“借用”稱謂。為什麼出現這種“借用”?為什麼會稱領導為“老闆”、“老大”,而不是“閣下”、“先生”、“首長”?如果權力不受約束,或者說權力在很大程度上沒有受到有效的約束,伸縮性極大,自由度極高,那麼權力的身份也就將模糊化、複雜化,即如一些官員游走在政商兩界,八面玲瓏,到處通吃,手中的權力與其他因素結盟,他們自然變成了“老闆”、“老大”,意味著利益分配的核心人物,早已從現代政治的軌道中脫離出來。
  最常見的,是權力與金錢、暴力的結合。為什麼國考熱會持續多年,為什麼“權力通吃論”不可置疑?這些社會現象所反映的基本現實就是,我們仍處在一個“權力至上”的社會。一個人做了官有了權,就等於有了錢,有了說一不二的實力。為什麼稱“老闆”,因為權力可以迅速勾兌資本;為什麼稱“老大”,因為絕對的權力需要的是絕對的服從,必要的時候,甚至不惜用江湖上的拳頭、暴力,以恐懼威脅實現這種服從。進一步而言,“老闆”、“老大”有其存在的土壤,它們同時指向了權力背後的,政治倫理不檢點的大問題。
  由此來看,“老闆”、“老大”不僅是風氣問題,其根本問題遠比當官做老爺嚴重,而我們也必須及早認識到這一點,檢討作為政治文明基礎的政治倫理問題。  (原標題:稱“老闆”“老大”比稱“老爺”還壞)
創作者介紹

汽車貸款

ul74ulpk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